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0)

輕易貸 ? 2019年10月28日 ? 輕易貸 李勇會


時間回溯到2018年的年初。

就在審查人員撤離輕易貸,入駐國賓大廈繼續辦公后,我暫時松了一口氣,同時開始疏通各種關系。

從這之后,一直到春節,這段時間算是輕易貸較為平穩的一段時間了,審查人員封鎖消息,出借人因為我們的公眾號文章穩定了情緒,我開始不斷的去找熟悉的朋友,托他們給省、市金融辦講明我們的合法合規的實際經營情況,并一直在不斷的和他們聯系。


其實說起來,這也確實是一段輕易貸難得安寧的時光,因為雖然在審查,但我沒把這當一回事,我一直覺得審查過程一切正常,當時根本沒多想,根本沒覺得政府的審查會有什么問題,那只要我本身沒出問題,審查應該很快結束,按正常的流程往下走,我們可以啟動備案驗收,風波過去,輕易貸會越來越好。

然而事實證明,我還是太天真了。

等新年過去,時間慢慢來到三月份,市金融辦的審查工作也接近了尾聲。


其實在過年的時候,市金融辦的審查工作應該說已經結束了,在審計師團隊的審查下,金融辦沒有發現我們非法集資,在這個時候,通過我不斷的陳述公司實際經營情況,審計師團隊的初步審查結果也已經出來,包括趙東、市里面分管金融的領導,很多人已經不像當初那般深信不疑的認為我們有非法集資等違法行為。

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轉變,因為在市領導他們看來,民營企業非法吸納公眾存款,非法集資,這簡直是太普遍的現象,從前輕易貸一直沒問題,只是因為一直沒查他們,只要真的去查,哪里有查不出問題的?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他們真的就沒查出什么,我們就是合法的在經營,沒有任何歪門邪道。所以等到了三月初的時候,趙東和分管金融的市領導已經傾向于相信輕易貸沒有非法集資。

正常的審查流程,到這里應該就結束了,接下來就是通報審查結果,我也以為是這樣,我當時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備案驗收事宜,但讓我沒想到的是,市金融辦的審查團隊撤出開元的同時,高新區金融辦在同一時間,組織了更為嚴密,更為強大的審查團隊,再一次開始了對“輕易貸涉嫌非法集資”的調查。

我承認,剛得到消息的時候我都傻眼了,甚至一度懷疑,難道是我真的出了什么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問題嗎?否則為什么上一波團隊前腳剛走,更為強大的審核小組立刻就跟進了?難道他們真的查出了什么問題,卻沒有告訴我,反而想著一查到底?

好在這個時候分管金融的市領導給了我一個結果,他告訴我,高新區金融辦的審查團隊是按市里指示安排的。


這是什么意思呢?

這就是說,市里查我,沒查出問題,但是審查這件事本身是省里的安排,市金融辦一來不愿意給我一個“合法”的審查結果,二來他們未必百分百的確信這個審查結果,所以他們一轉手,把“找出輕易貸非法集資”這個任務,又壓給了區里。

其實市領導是傾向于我確實沒有非法集資的,但是省里壓下來的任務,他們不得不執行,不過他還是給了我一點暗示。

之所以區金融辦會加大力度跟進審查,雖然是市里的安排,這個其實不是市里面自己的意思,這是因為你得罪了省金融辦的江波,高新區的這次審查很難有什么結果,審查的時間也不確定,你應該盡快去疏通江波,他那邊不松口,我們說了不算。

這下我就明白了。

為什么金融辦的審查突如其來,我一點風聲都沒收到;為什么審計小組連任務書都沒收到,審查程序像是開玩笑一樣;為什么審了一波又來一波。


同時這位領導還對我說,要我去省里告他的狀,說他審查太嚴格。

我聽到這位領導的話愣了一下,不過立刻就明白了。

審查任務是省里壓下來的,市金融辦負責執行,尤其是這個審查還涉及到了江波,那這位領導審查的越嚴格,越是鐵面無私,越是吹毛求疵,他在省里的印象就越好,否則如果還像之前的審查一樣,難免落下一個辦事不利的印象。
而與此同時,他又明知審查不會有什么結果,他也不愿意得罪我們,所以他把這件事分成了兩方面來辦。

一方面告訴我,讓高新區加大力度審查是不得已而為之,要疏通關系去找江波;另一方面又在江波面前做出了嚴格審查的態度。

老實說,他這種做事的方法,我不欣賞,但能理解。不過我還是通過關系,找到朋友告訴他,你在明知我沒問題的情況下,不但沒有對上級匯報真實的審查結果,反而依舊這么加大力度的審查我們,那如果因為你的審查,導致了不可預測后果,輕易貸出現危機,這個責任你逃不掉。

這位領導當然不認可我的觀點,他認為審查是省里壓下來的任務,無論發生什么都應該與他無關。但現在的事實證明,輕易貸的事已經成了他這個分管市長的責任。

最重要的是,他身為分管金融的市級主管,他明白這種“無理由”的審查,對企業帶來的后果是什么,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去和上級據理力爭,不出具一個真實的報告給領導,而是放任不穩定事態繼續發展,這是嚴重的失職行為,而到現在來看,這件事情的責任顯然已經是誰失職,誰承擔。


緊接其后是市金融辦主任趙東。

趙東在這個時候其實還是公正的,他是第一個和我們接觸的人,是比較了解我們的市政府的官員,他在這個時候還是試圖把真實情況告訴江波的,但是很遺憾江波不聽,所以他就不敢說實話了。

我同樣也不能說趙東有多少錯,他為了自己的官位,自己的安全,不去得罪任何人。這我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他身為市金融辦主任,造成今天的情況,他一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后來我又去找了另一位市級領導,他也是同樣的反應,他支持我,但他不敢得罪江波,他讓我自己去疏通江波。

到今天,回首來看那段日子,我知道他們這些人一定是多次的報告給江波,但是江波不認可,所以他們就不說了,放任了事態的發展。


所以,總體來說,在2018年3月的時候,這些人是談不上不作為的,那時候他們很好,身為河北省的金融管理部門,查我的問題是天經地義的,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但是查完之后,他們不公布結果,當江波啟動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多輪次的審查的時候,他們卻默不作聲,我認為這些人不作為,不依法行政,他們知道了情況但是不說,這一樣是在害人。

市金融辦的審查持續到了三月底。過程雖然嚴格,但也沒發生什么意外和出格的事情,由于資料齊全,條理清晰,很快就審查完畢。

高新區金融辦組織的隊伍,遠比市金融辦更強大。市金融辦還只是審計師團隊協同公安配合審查,高新區金融辦連律師團隊都帶上了,一副不查出我們問題,就誓不罷休的勁頭。

老實說,當我得知他們的做法的時候,簡直要拍案叫絕了。

你不是說要引起危機了嗎?行,那我不查了,我安排高新區來查,這樣我就沒問題了。

起因是省里不知道怎么得到我們非法集資的消息,氣勢洶洶的安排市金融辦來查我們,但市金融辦卯足了勁查了兩個多月,又沒查出問題,害怕繼續搞弄出輕易貸危機,但又不敢出結果,怕得罪省里領導,干脆把鍋丟到高新區頭上,讓高新區接班搞。


好辦法呀。

這是真的高明。

如果區金融辦能查出我們的問題,那是省、市領導班子的英明決策,如果區里也查不出問題,萬一到時候引發了輕易貸的擠兌危機,黑鍋是不是就全扣在高新區金融辦頭上了?

真是替高新區金融辦委屈。

我被領導們的操盤手法徹底折服了。

不過沒辦法,領導發話,審查還得繼續。

于是,高新區的審查隊伍在市里尚未撤盡的戰場上,于硝煙彌漫中氣勢洶洶的殺了進來,一頭栽進了坑里。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3)

    我是個中介平臺,領導們都知道,平臺出事了我不怕,我合法合規,沒人能把我怎么樣,但我丟不起這個人,存款戶信任我,把錢存進來,數萬人,我要對他們負責。(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2)

    我不禁想問,在全國P2P普遍出現問題的今天,為何其他地區金融辦都主動肩負起了他們應有的責任,幫助企業尋找出路,幫助出借人拿回自己的錢,而河北省金融辦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博彩网特码资料公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