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1)

輕易貸 ? 2019年10月29日 ? 輕易貸 李勇會


高新區金融辦的審核一直持續到了2018年的4月底,審查的過程異常嚴格,基本每天都有審查人員到輕易貸總部調走各種資料,律師團、審計師團與常駐輕易貸也差不多了。

不過,過程雖然嚴格,需要過多描述的也沒有什么,只有一件事值得一提。


在高新區審查我們期間,我們給市金融辦寫了兩封信,內容是要求增加“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的資質”在營業執照上。

因為那時候發生了一件事,在2月底,3月初,我們發現蘋果公司突然不允許我們的APP更新了,理由是我們的營業范圍缺少“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這一項。

這件事帶給我們的影響不大,畢竟蘋果更新慢是經常有的事情,但多少也是帶來了一些負面影響。

在這個情況下,我們認為我們是規范的平臺,全國很多P2P都增加的這個資質,而且按照國家工商局的條例,這個不屬于“先證后照”的范圍,這種東西應該先增加范圍,再取得許可。


我們緊急給市金融辦寫信,要求增加資質,但市金融辦沒有任何回應,不說行也不說不行,我們的辦公人員多次去往相關部門咨詢和辦理,也被以種種理由拒絕,不予辦理。

市金融辦這種辦事的態度,在實際上給我們增加了一定的危機,畢竟蘋果手機用戶數量并不少,這些用戶在那段時間,已經無法正常使用我們的APP了。

時值高新區審核我們正嚴格的時候,我們便將此事報給高新區知道,高新區的各位領導知道事關重大,在認真研究后,按照國家相關的法律法規,批準我們增加了經營范圍。

故事先講到這里,現在先要說說大家更關心的現在的情況。


第一就是我們起訴金融辦的事情。

之前我們受顧雛軍案子的啟發,起訴了金融辦,在10月21日的時候已經將訴狀遞交了中級人民法院,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中院必須在10月28日給我們回復,到底受理還是不受理——受理的話,中院需要立案,不受理,我們還可以針對裁定上訴。這件事在10月28日就可以給出一個初步的結果。

另外就是我們送達省、市、區三級金融辦的《信息公開申請》,三級金融辦也需要在二十日內給予我們答復。如果二十日內沒有答復,或者無法答復,那他們可以向上級部門申請延期,如果上級部門同意,那么金融辦可以再多二十天的準備時間,也就是總計四十天,他們就必須給予答復。

如果超過這個時間還是沒有答復,那么我們可以依法向法院起訴,要求法院判決相關部門公開政務信息。

這么做的目的也簡單,讓公眾了解事實真相,看看到底誰做錯了。而在此基礎上,錯誤的一方應該對受害方負有賠償責任——受害方是誰呢?是平臺和投資人。


另外一件需要跟大家交代的事情是我們公眾號的文章。

在公眾號發文,這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和用戶溝通,傳遞信息給用戶的一個有效手段。我們這些年每天都有發各種文章,讓大家更了解我們,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各種活動、各種動態。除此之外,我們其實缺少和用戶的有效溝通手段,所以公眾號的文章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窗口。

但是最近以來,這個窗口被人堵住了。

我們發的公眾號通常都會在兩三個小時以內被人刪除,昨天刪除的更快,大概二十多分鐘就被刪掉。我們去找過相關部門詢問,但是沒人解釋為什么。我們得到的答復就只有一條條被刪除的公眾號。

那我想問的是,誰能告訴我,我寫的哪里不對?為什么要刪這些文章呢?是因為誰怕見光嗎?

之前我有聽到過有員工無意間聊天,聊到過一種流傳在老百姓之間的看法,那就是我們的公眾號文章有煽動群眾嫌疑,是不利于和諧社會建設的,甚至是反政府的。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先不說我們從來沒有煽動群眾,更不可能反政府,我們一直以來都只是討要一個說法而已。

如果非要說反什么,那也一定是反對某些見不得光的官員的瀆職、亂作為,我不覺的這些官員可以代表政府——有見不得光的政府嗎?沒有。但這些官員就見不得光,所以他們不能代表政府,如果他們能夠代表政府,按照政府的指示依法辦事,在陽光下辦事,那別說我發的這些內容被刪,我們的公眾號早就被徹底封鎖了,連我本人也早已鋃鐺入獄。

這些官員恰好是沒有按照政府的指示辦事,他們在其位卻不謀其政,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們的公眾號文章非但不該被刪,反而應該推廣給所有人看,推廣給國家的領導看。

為此,我在10月23號的時候聯系了高新區政府的官員,我對他說,我今天發的公眾號文章又被刪除了,而且刪除的速度很快,如果這樣,那我連最后一個和用戶有效溝通,傳遞信息給用戶的手段都沒了,那我只能通知所有用戶,讓他們到輕易貸總部來,我們面對面溝通。

對方回復我的速度很快:你要保持冷靜,切勿制造輿論焦點,切勿感情用事,我也會向上級匯報。

我說:“我很冷靜,你們每一天都隨意的刪除我們公眾號文章,阻斷了我們和客戶的溝通,如果溝通不暢,會導致用戶情緒的波動,會觸發社會的不穩定,責任由誰來承擔?”

對面五分鐘都沒有再回復我,我繼續說:“在網上用公眾號的方式跟客戶溝通,是高效又快捷的方式,節省客戶時間,如果這個通道不通暢,那就需要用戶到我們公司現場來溝通,這樣給用戶帶來的成本太大了,我一直不愿意讓用戶多付出成本,所以才及時的寫公眾號文章跟大家交流我們的情況,如果你們省市金融辦覺得我們寫的有問題,咱們可以公開辯論,你可以跟我指出來,為什么至今一句話不說?”

這條信息后,對方就沒有再回復我,我大概也能揣測他的想法,他認為我想要把用戶都叫到輕易貸總部來,想要煽動用戶鬧事。但我不是,我的初衷就是想要跟客戶溝通,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客戶的情緒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梳理,如果不能跟平臺方有效溝通,那這個火山爆發出來,誰扛得住?

可現在有人不讓,有人不想讓我見客戶,這是為什么?我身為平臺的老板,我都不怕過激的用戶圍堵,你們身為監管官員,你們還會有什么可怕的嗎?


所以我想問,到底是誰不愿意見用戶?誰不愿意站在陽光下,和所有的輕易貸用戶溝通?

為什么不愿意?

我是不怕見用戶的,我始終站在陽光下,我也不會推諉逃避我的責任,就比如10月10號的時候,我在輕易貸總部大樓的北門,有一場和用戶公開溝通的會議,這個會議就很能說明問題。

而且,針對這個會議,我有很多話想說。

前幾天網絡上流傳了一份文件,名叫《致國家信訪領導》,這封信里面提到一個細節:10月10日輕易貸出借人,自發組織前往輕易貸總部維權,要求輕易貸給八萬出借人一個正當理由。當地政府出動特警對維權的出借人進行抓捕,群情激奮之下,輕易貸實際控制人李勇會被迫臨時站出來安撫,網上有一段李的視頻,按照李的說法……

這封信已經在網上流傳了好幾天,我也安排公眾號針對這封信發了文章,但我想說的是,這封信說的不對,當時的情況不是這樣的。這封信的邏輯是錯誤的。

我不是被逼無奈才站出來安撫出借人,如果真是那樣,那我那天走不了,群情激奮的出借人不會放我走,當時我就站在出借人中間,在我上講臺之前,我離出借人的距離不超過一米,我的身邊圍滿了人,如果我真的是被逼無奈才站出來,當時的場面絕對控制不住。

那這個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這個需要從頭說起。

在國慶節之前,老百姓中間流傳著兩個方面的說法。第一個是說,過了國慶節,政府就要動手抓我,當時有很多人都提醒過我,說你小心點,政府要抓人了。

第二個說法,是說過了國慶節,有出借人要組織維權,過來輕易貸總部鬧事。

這兩個說法未必沒有道理,在民間有一個很樸素的觀點,是說大家都知道建國七十周年大慶,在這個風口上一切以穩定為主,所以無論是抓我還是鬧事,都必然要等過了國慶節再說。

很多我的朋友都在擔心,因為這兩件事我一件也受不了,而且這兩件事情我都知道,這還真未必是空穴來風,出借人維權的事情,先不說背后有人推波助瀾,就說這件事本身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就算原本沒有,也不排除弄假成真的可能。

政府抓我也一樣,就我所了解到,確實有很多領導,在不同場合,都說準備好了,做好了各種卷,只要簽字就能抓人。那為什么沒抓我呢?因為我沒有罪,領導簽字抓人是要落實一個罪名的,結果落實不下來,我什么罪都沒有,怎么抓我?

所以我雖然知道了傳言,但我不怕,無論是出借人組織維權,還是公安抓人,我都不怕。那現在十月已經快過去了,果然證明了我的話,出借人維權確實來了,我和大家說了我想說的話,那些人也沒能羅織一個罪名抓我進去。
而且針對這兩件事我也是有準備的。


在國慶節之前,我也曾準備了很多份舉報材料,給了不同地方、不同身份的人,假如我真的觸發了危機,那收到我材料的人,就會立刻把材料遞交給有關領導。

我還寫了公眾號,主動把這件事捅破了,我說我不怕抓我,就好像我知道有人今晚上要偷我家東西,要霍霍我,我提前發個預告,結果他不來了。

而針對出借人維權呢,我也做了另外的準備。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3)

    我是個中介平臺,領導們都知道,平臺出事了我不怕,我合法合規,沒人能把我怎么樣,但我丟不起這個人,存款戶信任我,把錢存進來,數萬人,我要對他們負責。(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2)

    我不禁想問,在全國P2P普遍出現問題的今天,為何其他地區金融辦都主動肩負起了他們應有的責任,幫助企業尋找出路,幫助出借人拿回自己的錢,而河北省金融辦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博彩网特码资料公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