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5)

輕易貸 ? 2019年11月04日 ? 輕易貸


本人李勇會,謹保證以下內容的真實性,所有涉及輕易貸公司員工以外的人物、事件等,均為真實發生,絕無虛構。僅就人物對話、心理活動等描寫,因本人的主觀因素、回憶缺失、文字的閱讀流暢性與可讀性,有適量增減與修改,但主體內容未變,與事實相符。

2018年5月4日。

下午時分,我在辦公室里坐著,窗外的日頭很好,已經略顯燥熱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在墻邊擺放的綠植上。植物的葉片很大,翠綠翠綠的,被光一照,便映出一抹碧色的光圈。空調吹出徐徐涼風,從房頂的送風口吹出來,沒什么聲音,但是能看到綠植頂部的樹葉被吹的微微晃動。

這個下午我沒什么工作要忙,靠在椅子上,拿著手機,看著一條我早已經編輯好的信息,卻遲遲沒辦法按下發送鍵。

這條信息我已經編輯好半個小時了,但我不知道該不該把這條消息發出去。

這是一條讓小張幫我訂一張離境機票的消息。我想這兩天回家一趟。

我做事情很少有猶豫這么久的時候,不是因為事情有多難辦,而是因為我在考慮是不是可以。

可能有人會問,回家這件事,還需要考慮行不行嗎?

對普通人來說,這件事不需要考慮,只要不耽誤事情,回家太簡單了,想回就能回。回家的權利應該是每個自然人最基本的權利了,而且,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每個人都有家,每個人都可以回家,可在這一天,2018年的5月4日,我想回家,卻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原因很簡單,我知道我有很大的概率回不了家。

自從我一月份回國以后,我就知道,我可能被邊控了,被限制離境。

從一月份到五月份,好幾個月了,我還沒有回過家,在以往的年份中,國內的長假我都是要回家過的,五一節,國慶節,春節,這些節日我都是要返回加拿大和家人一起過,但是今年,一直到今天5月4日了,我還是沒能回家。
我很想回家。

——

“小張,幫我訂一張明天的機票。”我還是把小張叫進來了。

小張點點頭:“好的李總,去哪里?哪個航班?”

“你去看看,要出境的機票,你看看哪個最便宜,時間也方便,明天下午的就行,稍微早一點。”我說。

小張立刻掏出手機,點了幾下,抬頭說:“明天下午最便宜的離境機票是飛首爾,要訂嗎?”

“嗯,訂一張。”我說。

小張低頭操作了幾下,又問道:“您有行李需要托運嗎?還有落地的酒店,我一并幫您訂上?”

我搖頭:“什么都不用,就要一張機票就行。”

小張點點頭,我看出他的表情帶著好奇,不過我不說,他自然不會問。

他埋著頭操作了一下手機,然后問我:“弄好了李總,還有其他的事嗎?”

我想了想,問他:“對了,上個月底,咱們給石家莊市金融辦的信,有回復嗎?”

小張問:“您說哪一封?”

“問他們我有沒有被邊控的信。”

“沒有回復。”小張搖頭,頓了頓,他問我:“您訂機票,是想去機場試試能不能走嗎?看看有沒有被邊控?”

我沒說話,也沒回答他,算是默認了。

小張糾結了幾秒鐘,試探著說:“李總,我覺得您最好還是別試。”

我看著小張,不說話。

小張撓了撓頭,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我指了指辦公桌后面的椅子:“坐下說。”

小張拉開椅子坐下,想了想,說道:“這個……我覺得這個不用試,您最好再問問,您九成被邊控了。”

“你也說是九成,不是嗎?”

“我覺得不太好。”小張說:“關鍵是,您如果被邊控的話,您到機場就得被留下,萬一再驚動了上面,讓人以為您要闖關……”

我笑:“有話直說,沒事,不用以為,我就是闖關。”

“對啊,您這一闖關,不說成不成,萬一他們以為您要……嗯,要跑路怎么辦?”

“沒事,我能解釋清楚。”我說:“所以我沒坐高鐵去北京再飛加拿大,我就試試,看我能不能出境,如果沒人攔著我,我也不會走,立刻就會回來。如果被人攔住了我也能說清楚,我又沒問題,跑路做什么?”

小張微微搖頭,臉上有一點不以為然,不過他隱藏的很好,如果不是我很熟悉他,我是看不出來的,他說道:“可是如果被民眾知道了,這個影響不太好。”

他說的委婉,用了“不太好”這個詞,實際上豈止是“不太好”?如果被民眾知道我要闖關被邊檢按住了,再有人稍微引導宣傳,輕易貸恐怕立刻就得崩盤。

我沉默著沒說話,沉默了許久說:“小心一點沒事,不會有人知道。”

小張忍不住又說道:“還是會給市里領導留一個不好的印象吧,您最好……再問問。”

我帶著嘲諷的語氣說:“還怎么問?你又不是不知道,問了多少人?問了多少次?連書面文件都寫了,誰回答我?無足輕重的小事情而已。”

頓了頓,我又說:“這件事除了你沒人知道,不用太擔心,總要試一試。”

“可是……”

小張還想說什么,我對他擺了擺手:“就這樣吧,明天下午我自己開車走。”

小張點點頭,既然我做了決定,他瞬間就進入公司員工模式,不再反對,焦急的表情消失的無影無蹤,站起來說:“好的李總,我先出去了。”

我點點頭,看著小張出去,我沒對他說,我不是不知道這里面的風險,但是……我的太太過幾天就要動手術了,沒人陪著她,我需要趕到她身邊去。

我很想回家。

翌日。

吃過午飯不久,我就開著車上了高速,直奔機場。

我沒讓司機開車,試探有沒有被限制離境,這種事情還是自己一個人就好,雖然我的司機肯定不會說出去,但如果我真的闖關失敗,這種丟人的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自己悄悄去,悄悄回來,誰也不知道最好了。

我也沒太關注登機時間,時間無所謂,反正我不登機,只要我能過邊檢,那我立刻就對機場說我還有事,我不上飛機了,轉頭就回來。如果最后證明了我沒事,沒人限制我離境,我就可以立刻買加拿大的機票了。

汽車飛馳在高速公路上,機場距離市區并不遠,一路上車不少,春季來臨,大地復蘇,蔥蔥郁郁的綠色包裹了高速路兩邊的樹叢,然后一棵棵樹不停的被我甩在身后。

我開車時沒有聽音樂和廣播的習慣,車里很安靜,只有發動機在穩定的響著,發出讓人感覺心安的嗡嗡聲,隨著我踩油門的力度,時而稍大一些,時而稍小一些。

感受著輪胎摩擦地面傳來的反饋,我有點心不在焉,腦子里胡思亂想,一會想我的家人,一會想如果沒人管我,那我要不要干脆掉個頭直接往北京去?訂一個最近的時間飛加拿大的機票?如果時間不湊巧干脆就在北京住下?還是先回公司安排一下,再找時間坐高鐵去北京?

一路想著,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我就來到了石家莊機場。

我不是中國籍,沒辦法刷身份證直接登機,用護照先取了機票,然后排隊登機。

五月五日是個周六,五一小長假已經過去了,現在去首爾的人大多是工作需要,也都是年輕人,就算說話也是輕聲細語,隊伍顯得很安靜。

在我前面是一對小情侶,穿的很時尚,兩人手拉手低聲談笑,看起來很是開心。

我把目光轉向別處,不看他們,少年少女的的狗糧很美,但不好吃,而且我有點緊張。

大風大浪我見的多了,不過這種有可能被邊檢按住的事情還是第一次。倒不是害怕,只是多少覺得有點不自在。

來的路上都是美好的想法,光想著如果我能出去,我要如何如何,我是給我太太一個驚喜,還是先告訴她我要回去了?可等真到了邊檢,滿腦子都是我得表現的自然點,就算攔住我了,我也不能丟人。

等了一會,終于到我了,我很自然的邁步往前走,可剛一到那,我就感覺不對勁。

邊檢人員看我的表情很奇怪。

頓時我的心里就是一沉,濃濃的失望感一下就涌上來了,感覺心臟一陣陣抽痛,看來要完了。

這可不是心理作用,確實如此,邊檢人員直接把我攔住了,好幾個人都在盯著我看,臉上帶著好奇和謹慎,檢察人員反反復的看電腦,很快一位邊防檢查對我說:你好,請跟我來一下。

我知道徹底完了,看了一眼身后排隊的人,再看看盯著我看的檢察人員,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

這下我驗證了,我確實被邊控了。

真被攔下來了,我也就不緊張了,所有幻想都沒了,只剩下冰冷的現實,我把手機裝起來,拿起手包,跟著邊防檢查來到了一間屋子里。

我猜測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小黑屋,不過里面還是很亮的,并不是連燈都沒有,漆黑一片。

帶我來的邊防人員蠻客氣,讓我坐下,還給我倒了一杯水,說你在這里稍等一下。

我點點頭:“謝謝。”

“稍等一下吧。”邊檢人員說著轉身出去了,不大一會功夫,又進來了一位邊檢人員,臉上掛著笑容,說:“你好,是李先生吧?”

“你好。”我說。

這人不像剛才帶我進來的那位邊檢人員,這人對我很客氣,笑瞇瞇的跟我聊天,聊了兩句,我問他,說:“為什么不讓我過去?”

我本以為他會說我有什么什么問題,沒想到他不回答我,說只是暫時在這里等一下,具體問題他也不清楚,只是暫時稍等一下。

這人說話很客氣,我也不好說什么,我問他等什么,他不說,跟我東拉西扯,陪我聊天,一直聊了一個多小時。

我倒也沒什么不耐煩的,這些都是邊檢工作人員,我跟他們不客氣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能講理的地方,讓你怎么做就怎么做,配合是唯一的辦法。

讓我等著,就等著好了。

一個多小時后,又有人進來了,看了我一眼,問我:“李勇會是嗎?”

“對,我是。”

“你不能離境。”

我問他:“為什么?”

這位可沒剛才跟我聊天那位好說話,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說道:“你被限制離境了。”

“對,我就問為什么限制我離境?”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可以離開中國境內。”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3)

    我是個中介平臺,領導們都知道,平臺出事了我不怕,我合法合規,沒人能把我怎么樣,但我丟不起這個人,存款戶信任我,把錢存進來,數萬人,我要對他們負責。(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2)

    我不禁想問,在全國P2P普遍出現問題的今天,為何其他地區金融辦都主動肩負起了他們應有的責任,幫助企業尋找出路,幫助出借人拿回自己的錢,而河北省金融辦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博彩网特码资料公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