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貸四周年,集卡贏新款iPhone XS Max,請下載輕易貸最新版APP參與活動,獎品有限,馬上參與~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18)

輕易貸 ? 2019年11月07日 ? 輕易貸 李勇會


我說完以后,屋子里的人全都愣了。

趙東的反應明顯慢了半拍,他有點反應不過來了,怔了好幾秒,才又追問了一句:“兩個月,從94億壓降到61億,30個億,你看好了。”

我點頭:“看好了,我保證完成任務。”

話音落下,趙東就懵了,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了,茫然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他幾個人,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知道,在他的概念里,我聽到這個要求以后一定會爆發的,我肯定會反彈,跟他們討價還價,跟他們講條件,嚴重點我甚至會罵人,直接掀桌子,但現在我什么都沒做,反而直接了當的答應了。

這讓他們事先準備好的說辭全都沒了用武之地,他不知道該怎么接我的話茬了。

他不知道該做出什么樣的反應了?

皆大歡喜?興高采烈?對我說等著我的好消息?

那也不對啊。

一時間,趙東茫然無措,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我看著趙東愣住,突然覺得很有意思。我說話時候臉上嘲諷的意味讓他尷尬死了,傻子都能聽出來我那滿滿的戲謔口吻,很顯然我就是在逗他玩,他如果順著我的坡下了,那要么是他傻,要么就是他壓根沒把江波安排的任務放在心上。

很顯然兩者都不是。趙東是聰明人,審時度勢這一套非常嫻熟,領導安排的任務他一定會盡力完成。

那么,趙東會怎么說?

時間仿佛停住了好幾秒,屋子里的人都像靜止了一樣,數秒后,趙東尷尬的吸了口氣,重新擺上嚴肅的表情,說:“不開玩笑,你說說,你怎么完成?”

我看著他,不說話,靠回沙發上,雙手抱在一起,說道:“是你先跟我開玩笑。”

“誰跟你開玩笑了?”趙東指著那張紙:“這是省金融辦江主任的意見。”

我笑了:“那我也就沒開玩笑,我說了我肯定做到,領導安排的任務保證完成。”

趙東無語了,又停了好幾秒,說:“那你說說,你怎么完成任務?詳細一點。”

我不說話了,坐直身體,瞪著趙東,好半天,我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你管我細節呢?我保證完成任務,我有這個信用,要是完不成,我拿頭來見。”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態度已經是很強硬了,我不耐煩了,既然他們這么認真,那我也認真一點好了——認真的告訴他們,不用說了,就這份文件,針對上面的內容,我們連商量的必要都沒有。

他是漫天要價,開價后以為我要落地還錢,但我根本就不同他說,我根本就不給他話茬,不給他商量的機會。我直接答應了,堵上了他的嘴。

這沒什么好商量的,想要商量,換個有誠意的方案再說,在這個方案上,我除了看到讓我們倒閉破產,沒有看到任何其他的意圖。

事實上,正是這封連署名和抬頭都沒有文件,宣布了我和他們之間的抗爭開始。

話說至此,其實就是已經談崩了,趙東急了:“沒細節,沒方案,你說你能完成?你拿什么完成?”

“任務我接了,怎么做是我的事,你管不著。”我說完直接站起來,問他:“我能走了嗎?”

我不想再跟他們說話了,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不是知己,也不喝酒,所以下一句更適合我們——話不投機半句多。

在座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官場上有太多的講究,講禮儀,講面子,講做事情的手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說話方式,有不同的套路,但無論如何,他們沒見過我這樣的,三句話沒說完甩手就要走。

趙東真的急了,我要就這么走了,那是他的工作沒做好,江波安排的任務,我居然完全不打算去完成,這說起來是我跟江波對著干,但趙東辦事不利,這個是跑不掉的。

趙東嚴厲說:“你要是完不成,我以非法集資的罪名抓你。”

我霍然轉頭,憤怒的表情再壓制不住了,臉都憋紅了,瞪著他,暴怒道:“抓我?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公安局?你是市金融辦主任,你憑什么抓我?你懂不懂非法集資是資給了我,我非法集資?你以為我是傻逼啊!”

趙東被我懟的嘴唇都在哆嗦,指著我說不出話來,我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就要走。

趙東厲聲說:“你走,你走一個試試!”

我站定腳步,看著趙東,認真的指著我自己說:“我不能走嗎?那不行,我得走,我得趁你們還沒抓我,我要趕緊回酒店,吃點好的,吃點鮑魚,吃點魚翅,好好奢侈一頓,我等著你們來抓我,啊,記得啊,我就在酒店,我哪都不去,我等著你!”

說完,我轉頭就走。剛剛實在忍不住爆出了粗話,是我不對,再呆下去我怕我真要掀桌子了。

離開市金融辦,一邊走著,我慢慢冷靜下來,那張紙上的字又一次浮現在我腦海中,里面蘊含的意味讓我感覺到徹骨的寒冷。

尤其是趙東說的最后一句話。

以非法集資的罪名抓我。

這句話在我腦子里揮之不去,如同晨鐘暮鼓一般震蕩,在我耳朵轟然作響。我簡直無法想象,這句話中到底蘊含著多么大的惡意?

以非法集資的罪名抓我?

我不相信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沒過腦子,這句話他一定是想過很多遍,只是在激怒之下脫口而出罷了。這一定是他早就想做的事情。

這就好像兩個認識了許久,關系還不錯的人,突然有一天吵起來了,憤怒之下這兩個人口出惡言,互相對罵,問候對方家屬,問候對方的媽媽。人在激動的情況下說出這樣的話,這不稀奇,甚至撕破臉動起手來也可以理解,但如果其中一個人突然說:你等著我弄點百草枯下在你那個黃色水杯里。這就細思極恐了。

他究竟策劃了多久,思考了多久,才能脫口而出這樣一句話?

我站在市政府大門口,抬頭看天,許久許久,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那張紙仿佛飄在天上,遮住了天空,黑色的字體如墨跡宛然,一筆一劃刺入我的心臟。

這個任務根本就做不到,這不是我想或者不想的問題,所以我連考慮都不考慮,那么,我到底該怎么辦?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出來,我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合法合規的做生意,沒有鉆營,沒有賄賂,所以我沒有門路,當遇到事情的時候,我不知道我能向誰求助,也沒人來指點我。

省金融辦、市金融辦、江波、趙東,還有別的什么人……

我現在最想的就是站在他們面前,問他們一句,為什么。

為什么從一月查到了五月,明明沒有查出問題,你們卻不愿意放過我,給了一個讓我無法完成的意見,讓我執行,逼著我去死。

為什么?

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做?

司機把汽車開到了路邊,我甩甩頭,暫時放下心里的怨氣,邁步上車。

一路無話,很快回到公司,公司的員工大半都已下班了,我沒回辦公室,在公司門口轉了一圈,想起跟趙東說過的話,干脆一轉身去了酒店餐廳。

我還真要吃點好的,不管他們抓我不抓我,我都得犒勞犒勞自己,這個周末過的可真是刺激,又是邊控,又是非法集資,我簡直成了罪犯,看來隨時都有可能鋃鐺入獄,那我可不能委屈了自己。

找了個好位置,坐下,點菜,只有我一個人,也沒那么多講究,我斜靠在椅子上,等著服務員上菜,拿出手機來處理了一下工作,正在等著,電話響起,我看了看來電,居然又是之前那位開發區的監管領導。

“李總,你現在在哪?”

“我?酒店。”我嘲諷的笑:“我不是說了么,我得吃點好的,你們這么快就來了?怎么我連吃東西的時間也沒了?”

“別開玩笑了李總。”對面傳來苦笑聲:“我們也在希爾頓酒店,你在哪?我們去找你。”

我愣了一下,他剛剛也在趙東的辦公室里,我們一起說的話,怎么現在也在希爾頓酒店?這么說他是追著我前后腳過來的。

“我在二樓餐廳,您上來吧。”我說。


——


故事(18)先說到這里,現在來說一下關于我們的公眾號文章。

2019年11月6日,我們的公眾號發布了文章,文章依托的內容,分別是我們寫給省、市、區金融辦與王東峰書記的信:《關于懇請體恤民意并給予企業良好營商環境的匯報》和《關于懇請體恤民意并敦促河北省金融辦依法行政的匯報》。而這兩封信之中的附件:《河北金融監管部門懶政“一刀切”致使民營企業輕易貸面臨生死存亡,致使10萬投資人借款人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以下簡稱聯名呼吁)的聯名呼吁,已有兩萬以上的投資人簽署。

《聯名呼吁》成文于上述兩封信之前,在《聯名呼吁》中,我們講明了輕易貸平臺自擠兌的前因后果。

我們認為:距離7月底輕易貸平臺無法提現,已經三個多月時間,前因后果都已經很清楚。正是因為省、市、區金融辦的“一刀切”政策,區金融辦的《關于開展網絡借貸機構良性退出工作的通知》等文的流出,導致了輕易貸平臺的擠兌。

“一刀切”的政策顯然有違國家175號文件的初衷,漠視了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致使民營企業輕易貸面臨生死存亡,致使10萬投資人借款人處于水深火熱之中。

輕易貸在業內的體量占據河北省90%以上,沒有任何違法違規行為,我們認為輕易貸符合國家175號文件中所述的“正常運營機構工作指引”企業,不應列入清退之列,那么是否可以按照175號文件,引導輕易貸轉型為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呢?

對于輕易貸這種體量的平臺而言,不分青紅皂白,一刀切,一棍子打死,這是對10萬投資人的不負責任,是“懶政”、“怠政”。

我們認為:任何一句良性退出對于出借人都是災難,對于借貸余額較大的平臺,出借人能夠拿回投資本息的全身而退的基本沒有,以紅嶺創投為例,截止到2019年5月1日,代償余額1843380萬元,到2019年9月25日進行了20次兌付,累計兌付130114萬元,剩余兌付1713216萬元,五個月的時間,總體兌付比例7.06%,按照這個兌付速度,需要6年才能夠完成。輕易貸不應步其后塵。

《聯名呼吁》的最后,所有輕易貸出借人,要求政府發聲:給輕易貸一個公平公正的經營環境,允許輕易貸繼續合規經營。

《聯名呼吁》經過數日的時間,已經有了兩萬以上投資人簽署,我們依托《聯名呼吁》分別寫了上述的兩封信給省、市、區金融辦和省委王東峰書記。

現在,我們希望相關的監管部門,能夠給予我公司良好的營商環境,允許輕易貸依法合規經營;我們希望尊敬的王東峰書記體恤民意,敦促河北省金融辦依法行政,給予我公司依法依規、公平公正的經營環境和發展環境,允許輕易貸依法合規經營。

返回文章列表 原文鏈接閱讀量:

小易快訊

  • 11月15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4)

    說起來這也是緣分,二十五年前,我還沒下海創業的時候,在省物資局工作,巧合的是石家莊現任市長鄧沛然二十五年前也在省物資局工作,我和鄧沛然同屬一個單位,論起來是老同事了。(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4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3)

    我是個中介平臺,領導們都知道,平臺出事了我不怕,我合法合規,沒人能把我怎么樣,但我丟不起這個人,存款戶信任我,把錢存進來,數萬人,我要對他們負責。(輕易貸)
    原文鏈接

  • 11月13

    我與輕易貸的故事(22)

    我不禁想問,在全國P2P普遍出現問題的今天,為何其他地區金融辦都主動肩負起了他們應有的責任,幫助企業尋找出路,幫助出借人拿回自己的錢,而河北省金融辦卻不聞不問,不發一言,他們到底意欲何為?(輕易貸)
    原文鏈接

廣告

8.10% + 6.90%30-38

掃描下方二維碼,下載APP參加活動
博彩网特码资料公布区